凤凰彩票 > 哈文 >

“读完泪流满面”祭文妈妈引百万网友共鸣(组图_凤凰彩票网

发布日期:2019-02-02 13:21来源:未知

  “妈妈健在时,我远游了,我回来时,妈妈却远走了,这就是你不孝的儿子……”近日,《妈妈》这篇祭文迅速地在微博和朋友圈里传播,让数百万网友点赞并转发,不少说“读完泪流满面”。

  祭文会这么火,作者刘声东自己认为,“说明孝道还是能在大多数人心中引发共鸣”。子女想对父母表达“孝”,但他们是否知道父母对“孝”有着怎样的期盼?

  “回家看母亲的次数屈指可数,写下这些文字,权作对母亲的思念和悔罪。”昨日,祭文作者、大校军官刘声东告诉商报记者。

  刘声东说,11月16日,他思念过世不久的母亲,夜不成眠,拧亮台灯,翻开床头的笔记本,用笔尖书写了郁结大半个月的哀思,“没想写诗,也没想成篇,我就把最想对母亲说的话写下来。”

  “我幼年丧父,母亲在我人生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。”刘声东告诉记者,曾经因为工作繁忙,春节回家陪母亲的次数屈指可数,如今这个数字永远地停留在4次,这让他遗憾终身,“妈妈在的时候,总是找理由春节要值班,把回家的机会让给别人。而母亲一听儿子要工作也很高兴,也说‘那好吧,那就明年再说吧’。其实再忙也可以挤出一点时间。”

  “未有动机一说,只是情之所至的自言自语抑或是对母亲亡灵的诉说。”让刘声东意想不到的是,看似不成逻辑的喃喃自语迅速在微信、网络形成超过数百万的转载量。

  对于祭文在网友中的大量转发,刘声东认为,说明“孝道”还是能在大多数人心中引发共鸣。“也许不少人认为我们这些五六十岁的人可能会重孝心,那些‘80后’、‘90后’慢慢就不懂孝了。我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,跟帖点赞的人中不少是小年轻。”

  “我冷静想了想,如果看到祭文的人能够打一个电话给妈妈,或者春节不打算回家的人改变计划,不要重蹈我的遗憾,减轻对妈妈的歉疚,这何尝不是一种功德。”刘声东说。

  赖锡兰今年58岁,家住四川美术学院附近。“我儿子今年31岁,远在杭州工作。我对他最大的期望就是他能有自己的事业,发挥自己的一技之长,为社会作出贡献,同时也能够对家庭尽到义务和责任。”赖妈妈说,只要孩子把自己的小家庭照顾得好,让父母放心,就是对父母最好的回报。赖妈妈说,自己的年龄还不算大,暂时不需要孩子尽孝心。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孩子能飞多高,就飞多高,努力奋斗就行。

  “我的女儿一直很孝顺,逢年过节,都会打电话陪我们聊天。过生日的时候,也不忘送上一些小礼物。”今年48岁的赵女士家在渝北区,目前是一家知名汽车公司的出纳员。她告诉记者,女儿现在还在外求学,买给父母礼物的钱都是靠打工赚来的。虽然礼物不是很昂贵,但是礼轻情意重,对他们来说十分珍贵,“我不期望孩子能够对我们做多大的贡献,只希望她一个人在外能够照顾好自己,累了、倦了就回家,家是最温暖的港湾,我们会一直在家等候她。”

  王阿姨和老伴是九龙坡区一家国有企业退休职工,老两口有两个儿子。2012年后,两个儿子先后搬走,老两口便独自居住。王阿姨说,两儿子都在做生意,成天跑在外面,偶尔也会带些水果、补品回家看他们,可都是搁下东西就走,彼此也说不上两句话。王阿姨说,这些年来,两个儿子一出现在这间屋子,她就开心;可每次看着儿子匆忙的样子,她和老伴就感到很心酸。儿子们来一次,王阿姨就偷偷抹一次泪。王阿姨说,她明白孩子不可能时常陪在他们身边,但希望儿子们平日里能给他们打个电话,常回家看看。

  @我是青青小小小草:我看了这位先生写给母亲的祭文,边看边流眼泪,心情难以平静。妈妈,伟大的母亲,无论您身在何处,我都永远的爱您!

  重庆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李光云告诉记者,“孝”作为“中华道德之基石”,在当今构建和谐社会中,仍是值得传承和弘扬的。随着社会发展,人们的流动性越来越大,时间、空间上造成了亲情断裂,于是以物质尽孝成为一种趋势。物质形式可能成为我们尽孝的主要表现形式,但绝不是全部,精神支持始终是最重要的内容。

  建议有条件的子女常回家看看,工作太忙的上班族则可以常打电话,和父母聊聊天。其次,子女可以教父母上网,通过QQ、视频等工具,在网上联络感情。此外,子女还要尊重父母的生活环境、尊重他们经历过的时代和朋友圈,并且可以让他们融合进自己的朋友圈子,比如带父母一起出席重要的活动,适当参与父母的活动等。

  最近一个“爱·从头开始”的视频在微博上热传,视频里记录的是一位儿子第一次给妈妈洗头的画面,网友纷纷留言祝福。

  这个视频共4分27秒,视频里的儿子叫李顺波,今年29岁,老家在丰都,目前在北碚工作。昨天,他告诉记者,这个视频是8月拍的,11月中旬才放到网上。拍视频的那天是母亲50岁生日,他想给母亲一个印象深刻的生日,于是想到了给母亲洗头梳头。

  李顺波记得,那天他给母亲洗头洗了30分钟,母亲有点不耐烦,嘴里唠叨,但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。“那是第一次为母亲洗头梳头,看到母亲的白发,感触挺深。”李顺波说,他从初中起就住校,工作后逢年过节才回家,一年陪父母的时间很少。

哈文